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官网
关键词: 电商 电视 时代 职业打假 退货责任
主页 > 维权热点 > - 正文

消费者再投诉弹个车涉嫌欺诈,准备集体诉讼要求“退一赔三”

时间:2019-07-22    来源:中国消费者    责任编辑:张旭婵

摘要:7月15日,安徽的范慧(化名)向《中国消费者》爆料称,其手上有多条关于弹个车涉嫌违法的证据,包括虚假宣传、诱导消费、私自修改电子合同、先交首付再签合同等等。

  7月15日,安徽的范慧(化名)向《中国消费者》爆料称,其手上有多条关于弹个车涉嫌违法的证据,包括虚假宣传、诱导消费、私自修改电子合同、先交首付再签合同等等。范慧称,这是“弹个车维权群”里近700名受害者总结的共性问题。目前,群主发起了百人维权诉讼活动,准备就弹个车涉嫌违法问题向杭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
  据范慧介绍,其于2018年7月在弹个车上购买了一款二手奔驰C200L,车辆总价是29万元,首付41000元,月供3456元,结果满一年后,从今年7月开始,月供就高达8666元,还款期限是三年。此时的范慧才发现,原本总价29万元的这款车,按弹个车的规定,实际支付款价为39万元。随后范慧立即查看订单信息,发现弹个车已私自修改订单。当时办理手续时,订单信息显示“先用一年”,现在变成了“先租一年”。
  “从买车一下变成了租车”,范慧觉得自己受骗了。范慧表示,当初买车时,弹个车并没有与其签订书面合同。更重要的是,销售人员在整个推销过程中也从来没有提过合同一事。“只有交了首付款之后,弹个车才会生成一个电子合同。”让范慧不明白的是,等其看到电子合同的时候,发现合同上面已经有了自己的电子签章。而这个签章是何时签下的,范慧表示“有点懵”。
  事后,范慧发现该车在其购买之前就出过两次险,并且有事故记录,而这些情况在买车时的过程中,弹个车的销售人员并没有履行任何告知义务。
  更让范慧生气的是,当其向弹个车提出索要购车首付发票、月供发票和服务费发票时,工作人员首先是说开不了,然后又说可以开打码发票,范慧表示不同意,工作人员又说开不了服务费发票,最后同意开首付发票和月供发票。范慧表示,时至今日,弹个车承诺开据的发票一张也还没收到。
  起初,范慧以为自己的上述遭遇只是个例,后来上网查看发现有很多很多人在弹个车都有类似购车经历。为了讨个说法,范慧果断让自己成为了“弹个车维权群”中的一员。
  作为“弹个车维权群”的发起人,梁明(化名)的维权过程可谓一波三折。
  2018年8月30日,重庆的梁明在弹个车上花了27.77万元购买了一辆2012款奥迪A6舒适型车型,首付款给了3.45万元,当时,弹个车也没有出具发票。
  2018年9月份,梁明提车时发现,合同上的公里数和实际车辆不同。“合同当时签下的是40000公里,当拿到车才发现车辆里程表显示48726公里,而平台当时给予的回复称因为上牌。”为此,梁明向弹个车平台进行投诉。平台提出给梁明增加补充协议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。协议中写到签订本协议后,协议中5.4条例作废,按车辆实际里程为准。
  梁明称之所以会签订这份协议是因为,购买的车辆签订了租赁合同,而合同中说明车辆使用期间,每年的公里数不能超过2万公里,超过此数将按3元一公里计费,所以还需要重新购买里程数。
  2018年10月间,梁明将车辆送去保养的时候,意外发现自己购买的车辆与购买时合同内容不符,合同上写的是舒适型,可自己这台是配置低一级的标准型。于是便再次向弹个车平台作出投诉,并要求平台退一赔三,弹个车客服建议其与车商进行沟通,但梁明拒绝了,表示会走法律途径。
  更让梁明愕然的是,通过鉴定,发现该车不仅仅是车型不符合,而且还是一台事故车。鉴定的结果是,车子后梁动过,车尾是肇事后焊接上去的。但车主却表示对车辆事故车并不知情。 
  基于以上问题,2018年11月,梁明向全国12315互联网平台对弹个车进行投诉,该投诉被转至重庆市两江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理。弹个车在给该局的回复中承认该车为“事故车”。
  随后,梁明进一步向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,提出“退一赔三”的要求。监督管理局作出支持退一赔三的回复。双方沟通期间,弹个车平台表示愿意“退一赔三”,即退还已缴纳的9万多款项,同时愿意赔偿已缴纳费用的3倍,即28万余元,但由于梁明主张赔偿的最底额度为50万元,双方在赔偿数额上难达成一致意见,因此,市场监督管理局终止调解,建议梁明走其他法律途径解决。
  7月16日,梁明向《中国消费者》透露,其正在出差途中,打算面见律师,协商起诉弹个车一事。“我是今年2月份创建的弹个车维权群,目前群中人数快达700了。大家共同梳理了弹个车的五宗罪,是大部分车友在购买、使用过程中都曾遇到的共性问题。”
  第一、弹个车故意在租售问题上隐瞒,涉嫌合同诈骗。
  弹个车内部资料“弹个车员工成长手册”“社区店运营手册”里充分证明了弹个车销售话术里面根本不提及租车,所有的字眼都是月供购车买车。甚至强调自己是阿里巴巴弹个车客服。所以导致消费者买车后才发现自己是租车。
  第二、私自修改电子合同,违背契约诚信精神。
  购车时的电子订单里是“先用一年”“赠送保险”现在未经任何当事人的同意改成“先租一年”“含保险”,弹个车在未经当事人同意擅自修改电子订单,是一种违约、欺诈行为。

  第三、首付款月供用途不明确,容易误导消费者。
  办理手续时,订单上明明写的是“月供”费用,用了一年车后,才发现是“月租”费用。
  弹个车在“首付款、月供”等字眼上玩文字游戏。在大部分消费者对这两个字眼的认知中,其与“购买”行为息息相关,而非是“租赁”业务的规范用词。
  第四、“马赛克发票”藏猫腻,糊弄消费者。
  一是弹个车提供的购车发票上会打马赛克,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消费者都知道,这种打马赛克的发票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。
  二是弹个车是一家提供金融方案的公司,“马赛克发票”是否涉嫌高利率套路贷这个问题,还待求证。
  三是不给开服务费发票,有偷税之嫌。等等。
  第五、弹个车App更新后涉嫌霸王条款。
  弹个车App更新后,老用户打开App后会弹出新的协议合约,必须要点击同意才能继续使用App,不然就无法使用。因为一些老用户担心协议内容与更新前有出入,所以不敢点击同意两字,因此无法使用继续使用App查阅相关内容。
  梁明表示,弹个车涉嫌欺诈,证据确凿。计划组织“百人集体诉讼”,要求弹个车退一赔三。“目前已有70多人表示愿意参加集体诉讼。报名人数每天都在不断增加中,等人数达到100人左右就开始正式提起诉讼。”
  梁明同时表示,如果律师认为,弹个车的广告代言人——薛之谦也可以作为连带责任人一起成为被告的话,他们打算在起诉书上将薛之谦也列在被告一栏中。